2022年07月03日 星期 7
地址:济南市共青团路石棚街8号
网址:www.sdxqhz.org
电话:0531-86109138
传真:0531-86922252
当前位置:首页>工作动态 >
加快现代职业教育发展政策路径明朗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发布日期:2015-09-23 16:47:01
加快现代职业教育发展政策路径明朗

  教育部日前发布《高等职业教育创新发展行动计划(2015—2018年》的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征求意见稿》),自9月8日起至9月16日面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此举将关注中国教育事业发展的各界目光聚焦至职业教育之上的同时,在积极建言献策之余,教育界的一致看法是,值得对职业教育创新发展三年行动计划的美好前景报以期待。
  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的相关教育界人士表示,近年来国家有关发展现代职业教育的政策表明,在我国高等教育人才培养和社会各类需求脱节矛盾越发强烈之际,将高等教育改革触手有力地伸向职业教育,通过寻求其现代化发展,达到优化高等教育结构的目的,无疑将长久利好于我国的人才培养模式,同时促使高等教育回归到“学有所用、学以致用”的理性发展轨道上来。
  职业教育现代化政策脉络清晰
  一直以来,我国高等教育普遍存在着向综合性大学发展的倾向,尤其是伴随改革开放的进程加快,教育界也出现了诸如专科院校开始力求成为本科院校、学院要变成大学、综合大学力争向211和985等“一流”挺进的风潮。与此同时,当前社会舆论对职业教育亦已形成“评价较低”的认知,这些都在无形中成为了对促进职业教育现代化发展的阻碍。
  然而,这样的现象在近年来正因为国家加速布局职业教育现代化发展的政策脉络而逐渐得以改变。更加值得注意的是,对于关注我国职业教育现代化进程的人们而言,自2014年至今,均有幸成为“推进我国职业教育走上发展快车道”的见证者。
  2014年5月,一则“600多所本科高校将转向职业教育”的消息对外明确了我国将以建设现代职业教育体系为突破口,对教育结构实施战略性调整的积极信号;2014年6月,国务院印发《关于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的决定》,明确了今后一个时期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的指导思想、基本原则、目标任务和政策措施,并将目标达成“时间表”定于2020年;2015年6月,全国人大常委会职业教育执法检查组对职业教育法自1996年颁布实施的19年来,开展首次执法检查,明确提出了职业教育发展当前必须高度重视的困难和问题,同时提出了意见和建议。
  《征求意见稿》指出,该行动计划旨在贯彻落实《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的决定》和全国人大常委会对职业教育法执法检查的有关要求,创新发展高等职业教育,希望通过三年的建设,实现高等职业教育整体实力显著增强、人才培养质量持续提高、服务经济社会发展水平显著提升、高等教育结构优化成效更加明显的目标,从而推动现代职业教育体系日臻完善。
  至此,一张在短时间内集中汇聚国家有关谋划、发展职业教育现代化发展的蓝图正跃然纸上,只待落实。
  职业教育对接国家热点战略
  实际上,不同于我国社会舆论普遍追崇普通高等院校中热门的专业学科的现象,在世界范围内,职业教育的发达程度并不亚于以专注学术研究为主的大学发展水平。特别是在欧美等发达国家,其在实现工业化过程中,无一例外地都把发展职业教育作为重要战略措施,且政府普遍是推动职业教育发展的主要动力。
  而我国职业教育却普遍面临着资金短缺、城乡投入差距较大、意识不到位等问题,且相比于普通教育,职业教育明显处于弱势地位。这显然有着我国独特的历史和现实原因,但不能否认的是,大量的工业化国家和地区的发展经验已经证明,高等职业教育必须逐步高移化,并要培养出高层次应用型技术精英。
  显然,这可视为国家近年来积极快速促进职业教育现代化发展的客观原因之一。而适应工业化以及城镇化战略步伐的特点,亦在《征求意见稿》中得以彰显。
  比如,面对产业转型升级、优质产能“走出去”新形势,《征求意见稿》指出,根据区域发展规划和区域内产业转型升级需要,将专科高等职业院校建设成为区域内技术技能积累的重要资源集聚地;支持新兴产业发展,加强现代服务业亟须人才培养,加快满足社会建设和社会管理人才需求;重点服务“中国制造2025”,优先保证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高档数控机床和机器人等相关专业的布局与发展。
  此外,《征求意见稿》还提出职业教育发展还要扩大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职业教育合作。主动发掘和服务“走出去”企业的需求,培养具有国际视野、通晓国际规则的技术技能人才和中国企业海外生产经营需要的本土人才,等等。
  “职业教育对接国家热点战略,可谓是抓住了解决职业教育发展瓶颈的关键,明确导向之余更有助于构建现代化职业教育体系。”中国人民大学发展中国家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彭刚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伴随我国工业化和城镇化进入全新发展阶段,尽早还职业教育应有地位,是国家应该做出的战略抉择,即要在高等普通教育和职业教育之间找寻到平衡点,将二者置于公平、统一的平台之上,以期共同发挥为经济社会进步发展输送人才的作用。
  利好高等教育结构优化
  按照既定的职业教育发展目标要求,到2020年,我国将形成适应发展需求、产教深度融合、中职高职衔接、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相互沟通,体现终身教育理念,具有中国特色、世界水平的现代职业教育体系。这是否意味着,届时的中国高等教育结构,将从长期存在的重学术、轻技能教育结构转向学术与技能并重、均衡发展的高等教育格局?
  对于普通高等院校重视学术教育,以及职业院校的人才培养方向,华东师范大学基础教育改革与发展研究所研究员、教育科学学院教授吴遵民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重视、强调发展职业教育,尤其是适应发展需求的现代职业教育体系,是高等教育重新回归理性定位的标志。他认为,未来我国职业教育除原本的高职、高专等,还将增加本科层次的职业教育类型,“这对人才的培养和经济社会进一步发展都是有好处的。”
  早在构建现代职业教育体系目标明确之时,围绕“中职高职衔接、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相互沟通、体现终身教育理念”等关键词的讨论就不绝于耳,焦点在于,究竟将采取何种实际操作方式实现前述不同梯级教育的沟通,继而形成终身教育理念?
  《征求意见稿》指出,将推动专科高等职业院校逐步实行学分制,推进与学分制相配套的课程开发和教学管理制度改革,建立以学分为基本单位的学习成果认定积累制度;开展不同类型学习成果的积累、认定,建立全国统一的学习者终身学习成果档案(包含各类学历和非学历教育),设立学分银行;在坚持培养要求的基础上,探索普通本科高校、高等职业院校、成人高校、社区教育机构之间的学分转移与认定。
  显然,绑定学分成果认定的制度评价是公平的,这也将在技术层面打破以往存在本科、专科、高职等不同梯级教育的接续问题,更为重要的是,其目的在于促使人才培养的连贯性,以期实现符合发展需求,产教融合的初衷。
  吴遵民认为,在包括职业教育在内的高等教育范畴解决人才培养和接续的问题,客观上将下移利好高等教育入学的方式,比如,未来的高考方式也可更趋多元化,这无疑将有助于缓解当前“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和“一考定终身”的弊端。“但这需要决策部门形成配套和跟进的政策措施,比如将高考录取方式一分为二,一类是学术型的,一类是职业型的,让各类别生源能够真正学有所用、学以致用,成为各领域的人才,也可最大限度地节约和高效利用高校资源。”吴遵民强调,这将有助于国家从基础教育到高等教育逐步回归教书育人本质,并从此逐渐摒弃呈脱缰之势的功利化教育倾向。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共青团路石棚街8号   邮编:250012   电话总机:0531-86109138、0531-86922252    邮箱:sdzx11@163.com
山东省职工教育协会版权所有www.sdzjxh.org\www.sdxqhz.org          鲁ICP备14020381号-2
最佳使用效果:1440*900分辨率/建议使用谷歌浏览器或其他第三方浏览器极速模式 当前访问量:2050121